<code id='c1056'><strong id='c1056'></strong></code>

<ins id='c1056'></ins>

<fieldset id='c1056'></fieldset>

      <span id='c1056'></span>
      <i id='c1056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c1056'><strong id='c1056'></strong><small id='c1056'></small><button id='c1056'></button><li id='c1056'><noscript id='c1056'><big id='c1056'></big><dt id='c105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1056'><table id='c1056'><blockquote id='c1056'><tbody id='c105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1056'></u><kbd id='c1056'><kbd id='c1056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c1056'><div id='c1056'><ins id='c1056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dl id='c1056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c1056'><em id='c1056'></em><td id='c1056'><div id='c105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1056'><big id='c1056'><big id='c1056'></big><legend id='c105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克星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8
          • 来源:高清色情约炮_高清视频免费观看_高清视频网

            郝猛平日裡捉鬼無數,自稱是鬼的克星。

            靠著捉鬼這一旁門職業,不到兩年,郝猛就娶瞭老婆,生瞭一個胖兒子。沒想到的是,他也遇到瞭自己的克星。

            一天,郝猛遇到瞭一個頗有道行的女鬼。他和女鬼通宵鬥法,弄到筋疲力盡。就在女鬼快要投降的時候,他的老婆拎著一袋包子跑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“猛哥,剛出爐的包子,你先吃一個再戰吧!”

            郝猛有一個習慣,捉鬼時不喜歡被打擾,因為這很容易走火入魔或被鬼鉆空子逃掉。偏偏他的老婆在這時出現瞭。女鬼見此,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樣,附在瞭他老婆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“你在下手前可要想仔細啊,這一劍下去,你老婆可就沒命瞭!”女鬼走到郝猛的劍前說。

            郝猛無計可施,隻能放下桃木劍,瞪著女鬼:“你最好安分點兒,否則我定要你魂飛魄散!”

            女鬼搔首弄姿,在他耳邊說:“我可是想好瞭和你生活一輩子。”

            郝猛心裡明白,如果不盡快把女鬼除去,老婆會有危險。如今,隻能將女鬼帶回傢從長計議。

            回到傢後,郝猛使出各種方法,在飯菜裡下藥,在房間裡貼符,但是都被女鬼識破瞭。

            女鬼怒不可遏,忽然聽到孩子的哭聲,然後在一間屋子裡找到瞭郝猛的兒子。

            “喲,好一個胖小子,味道一定鮮美。”女鬼正準備下手時,郝猛沖瞭過來,一把將兒子抱起。

            哪知兒子哭得更兇瞭。直沖女鬼嘁:“媽媽,媽媽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女鬼順勢把孩子搶瞭過來,看到如此可愛的胖小子,情不自禁地抱著他晃來晃去:“噓,寶寶不哭,再哭媽媽把你吃掉哦!”

            胖小子一點兒也不怕女鬼,反而笑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郝猛跪坐在地上,嘆瞭口氣:“想我捉鬼大師,居然敗給瞭一個女鬼,看來是時候做個瞭斷瞭。”說完,他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,放在自己的脖子上,“你放瞭他們母子,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做交換。”

            他兒子看到這一幕,“哇哇”大哭起來。女鬼霎時心軟瞭下來,說:“噓……寶寶不哭,我把你爸爸和媽媽還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胖小子不哭瞭。

            女鬼想主動離開卻發現身體動不瞭瞭,感覺手裡濕乎乎的,隨著一陣灼痛,它的身體冒起瞭煙兒。

            “你真是我的克星,啊——”伴隨著一聲慘叫,女鬼魂飛魄散瞭。

            郝猛急忙接住兒子,扶起老婆,隨即聞到一股淡淡的尿昧——貨真價實的童子尿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