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'vzdbv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vzdbv'><strong id='vzdbv'></strong><small id='vzdbv'></small><button id='vzdbv'></button><li id='vzdbv'><noscript id='vzdbv'><big id='vzdbv'></big><dt id='vzdb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zdbv'><table id='vzdbv'><blockquote id='vzdbv'><tbody id='vzdb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zdbv'></u><kbd id='vzdbv'><kbd id='vzdbv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vzdbv'><strong id='vzdb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vzdbv'><div id='vzdbv'><ins id='vzdbv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vzdbv'></ins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vzdbv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vzdbv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vzdbv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vzdbv'><em id='vzdbv'></em><td id='vzdbv'><div id='vzdb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zdbv'><big id='vzdbv'><big id='vzdbv'></big><legend id='vzdb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黑傘藏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          • 来源:高清色情约炮_高清视频免费观看_高清视频网

            前不久和朋友川子小聚,哪想他見我的第一句話就說他撞鬼瞭。

            我有些詫異,可看他嚴肅的表情和有些憔悴的臉色不像有假,便問發生瞭什麼。

            川子哭喪著臉一聲哀嘆,說都是因為一把雨傘,不曾想裡面竟藏瞭一個女鬼……

            川子是名銷售,一年四季都在奔波忙碌之中,上月好不容易有瞭幾天假,思傢心切,急匆匆的就往老傢趕去。

            川子老傢在大山深處,那裡山高,路險,一望無際全是山林,村裡有條公路,直到現在依然還是泥濘不堪,遇上大雨,一腳下去,泥漿能到人的小腿上。

            那天,川子幾經轉車,臨近下午才終於到瞭鎮上,一下車就有五六個摩托車師傅蜂擁而上,吆喝著讓川子坐自己的車,川子呵呵一笑,趕緊說瞭自傢地址,哪想師傅們一聽,幹瞪著眼,一個個腦袋搖得像撥浪鼓,都不願去。

            川子急瞭,拉著一群人,磨破瞭嘴皮子,又多加瞭十塊返空費,才終於有個一天沒開張的師傅勉強答應下來。

            川子老傢離鎮上依然有些距離,估摸著得有二十公裡,川子上瞭車,感嘆這些跑摩托的心太黑,學起城裡出租還要返空費。

            一路疾馳,路行一半,天忽然就變瞭,原本晴空萬裡轉眼間就烏雲密佈,滾滾雷聲從天邊響起,不等兩人反應過來,傾盆大雨就已唰唰落下。

            摩托車上裝有大雨傘,淋不到兩人,可摩托車師傅依然急瞭,找瞭個能避雨的山洞,將摩托車一停,對川子說,“小兄弟,我不能再走瞭,這段路就當我免費送你吧!”

            川子坐在後面傻眼瞭!

            師傅又說,“你村那段路,全是陡坡,那麼大的雨,車子打滑,這過去上不瞭,回來又是剎不住,不敢走啊!”

            川子當然知道這道理,可這還有好幾公裡路呢,得自己走回去啊,可好話說盡,師傅就是不走,於是隻能悻悻下瞭車,看著摩托車搖搖擺擺離去。

            雨越下越大,川子試瞭試在雨中行走,發現這雨淋得睜不開眼,打在臉上還火辣辣的疼,突然間,川子發現路邊草叢裡有把雨傘,還是黑色,也不知道是誰落下的。

            川子走過去拿起來一看,傘沒壞,隻是看那樣子有些年頭瞭,木頭的傘柄被磨的發亮!

            川子心裡笑開瞭花,心想這真是瞌睡來瞭有人送枕頭,撐開雨傘,樂呵呵的就往傢走去。

            回到傢天已黑瞭,川子將那雨傘掛在瞭屋簷下,奔波一天,吃瞭飯,洗完澡,直接躺在床上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半夜,迷迷糊糊聽見窗外有人呼喚自己名字,一聲又一聲,隱約是個女人,川子實在太困,恍惚一陣,也就繼續睡沉瞭!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忙著傢裡農活,也就沒留心這事,到瞭晚上,川子剛睡下不久,窗外再次傳來呼喚,聲音清晰可辨,不斷叫著川子小名兒,不久,聲音由遠及近,到瞭川子耳邊,喃喃細語!

            川子迷糊著瞇眼側頭一看,發現床邊有個披頭散發的女人,正彎著腰與自己對視,嘴巴一張一合,不停地發出聲音,川子嚇得毛骨悚然,想醒來,卻發現怎麼掙紮也無濟於事,身體動不瞭。

            都說這鬼魂叫人答應不得,一旦應瞭那魂兒就沒瞭,川子隻能不停告訴自己千萬回應。

            也不知過瞭多久,川子突然發現沒瞭那女人的呼叫,眼睛也終於能睜開瞭,可這時候,川子發現自己發燒瞭,全身滾燙,高燒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川子老爹得知這事,二話不說,拉著川子就去瞭村裡一老人傢裡,這老人無兒無女,是個陰陽先生,老人說川子遇上瞭不幹凈的東西,也就是鬼魂。

            老人燒瞭些紙錢,化瞭一碗水給川子,喝完,川子高燒立馬就退瞭下來,人又生龍活虎瞭。

            本以為這事兒就過瞭,哪想當晚川子剛關瞭燈合上眼,那聲音又在窗外出現瞭,川子一個激靈,立馬開瞭燈,那聲音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川子老爹請來那陰陽先生,老人一來就看到瞭屋簷下那把黑色的雨傘,老人問川子老爹,這傘哪兒來的?

            川子在一旁說是自己從路邊撿來的,當時雨大,碰巧看到草叢裡有傘,以為是誰掉的,就拿來遮雨瞭。

            老人也沒多說,取下雨傘,拿著就往山裡走去,吩咐川子老爹帶上線香、黃紙錢跟上。

            等到瞭一個荒蕪的山谷裡,老人將雨傘放到瞭地上,點瞭香,燒瞭紙錢,拍拍手就讓大傢回去,川子全程不明所以,但又不敢多問。

            回瞭傢,老人才說那傘裡有鬼,剛才隻是把她送走瞭,自己也沒那道行,能超度或者消滅。

            老人說,路上有兩種東西千萬不能撿,雨傘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雨傘適合寄靈,孤魂野鬼無處安身,便會藏匿到雨傘中去,誰要撿瞭,無異於將鬼帶回傢裡,要是遇上厲鬼,一傢都難得善終,不得好死。

            川子聽得頭皮發麻,一臉後怕,又問第二種東西是什麼。

            老人說,當然是錢瞭,這東西對誰都有誘惑力。

            有些心術不正的人就會利用這點,在路口放上錢,要是有人撿瞭,那錢要麼是買命的,要麼是消災的,總之,撿瞭的人都會不祥。

            所以啊,路上的東西千萬別隨意去撿!